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健康养老产业联盟!
首页 > 最新动态 > 正文

关于《中医药法》草案修改的18条建议
2016-01-25 09:23:27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不久前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征求意见稿,是本法自起草以来最好的版本。全国人大反复征求意见之举,令我们中医业者倍感亲切。可见,在中医药事业的振兴上,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为此,我将自己十几年来的在中医药领域医、教、研、药等各方面的意见和盘托出,供立法参考。

  不久前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征求意见稿,是本法自起草以来最好的版本。全国人大反复征求意见之举,令我们中医业者倍感亲切。可见,在中医药事业的振兴上,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为此,我将自己十几年来的在中医药领域医、教、研、药等各方面的意见和盘托出,供立法参考。

  1、草案第三条应删去“促进中西医结合”,因本条的“国家实行中西医并重的方针”是我国医药卫生工作的总的指导方针,而“中西医结合”只是工作方法之一,也只是一个学派,两者不能并列,而且“中西医结合”在实际上将中医引上西化之路,大幅度降低中医的临床疗效,不应在法中“促进”。

  2、草案第五条本条第二句建议改为“并负责与国务院其他部门协调,共同扶助中医药工作”。对中医药的管理不宜政出多门。

  3、草案第八条中医医师资格和执业注册应尊重中医药特色。中医药师即使是院校毕业,也必须经过师承教育和临床实践,也应以实践效果考核为主,这是中医药独具的特色。建议本条删去执业医师法相关的第一句,统一由中医药主管部门管理。

  4、草案第九条现在“国家有关医疗机构管理的规定”,基本上是在用管理西医药的办法管理中医药,应按中医药自身的规律重新拟定。本条“公示”条款,实际上执业许可证照已经明确,没有必要重复,在其他医疗机构比如口腔诊所等并无此要求,此款带有歧视中医的痕迹。

  5、草案第十二条应加上“纳入国家卫生防疫体系”。中医药在防治重大传染性疾病中已然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卫生事业的优势。

  6、草案第十五条对野生动植物资源应在繁育的基础上加上“允许临床应用”,在这点上不宜含糊其辞。如果连人工养殖的都不能使用,不仅是资源的极大浪费,而且也极不利于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

  7、草案第十六条建议加上“鼓励各中医医疗机构使用地道中药材”。这点对提高中医的临床疗效至关重要,好医要有好药才能充分发挥作用。

  8、草案第十七条建议改为由国家中医药管理部门对中药材进行质量监测。中药的种植、采摘、炮制等远比西药复杂,仅靠流通过程的追溯体系是不行的,必须由中药的专门人才把关,国家中医“药”管理部门,本身就应有管理中药材的责任。

  9、草案第十九条建议加上“并对其研究成果在各医疗机构推广应用,在应用中加以提高”。现在已经有很成熟的研究成果,比如颗粒剂,如果限制在临床中应用,将极大地阻碍中药现代化的进程。

  10、草案第二十二条建议删去本条款的第二、三、四段,统一改为“中药制剂必须标明配制机构名称或责任人姓名,在当地中医药管理机关备案,并接受监督检查。”由此建立的责任追溯制度,取代繁杂的审批制度,一可以增加配制者的责任心,保证质量和疗效,二可以使监管一竿子插到底,增加监管的有效性,三可以减少相关管理部门的寻租空间。

  中药制剂是中药创新的基础和必由之路,中药的各种剂型历来就是在临床的需求中诞生和发展的,这些年来,审批手续的繁杂苛刻严重破坏了其生存发展的条件,从根本上说是关系到中医药生死存亡的大事,现在到了该松绑的时候了。

  11、草案第二十三条 “加强”后建议改为“传统中医人才的培养”,其他均删去。好中医原本就是全身心的调理,即使某科偏强,也必须整体论治,无“全科”、“专科”之分,亦无城乡之别,更无须中西医结合教育。现在传统中医人才所剩寥寥无几,全国不过一两万人,已是极度匮乏,亟须抢救。

  12、草案第二十四条在“注重”后建议加上“跟师教育”。中医人才成长的必由之路是“读经典、跟名师、多临床”,这应是中医药教育的根本方针。

  13、草案第二十七条建议在后面加上“鼓励开展与临床密切结合的多种形式和层级的继续教育。”

  14、草案第三十二条本条款的第二段规定不切实际,建议删除。在执行中往往过严,非要相关双重高级职称不可;且术业有专攻,中医药人才在这些领域并非内行。

  15、草案第三十五条建议“国家”后加“依据中医药特点”。中医药的“标准体系”必须是我国主导的,不能被西方西医药体系所规范,更不能成为他们的附庸。

  16、草案第三十六条建议本条全部删除,所谓“专门组织”的评审是腐败的寻租空间。在互联网广泛普及的今天,完全可以实现大众参与的公开、公平的评估。

  17、草案第三十八条至第四十二条都是针对行为的罚则,唯有第四十三条提到了恶果。建议行为与后果并行,以体现动机与效果统一,一时不能理解或为了治病救人也有违规的可能,对这类并非故意违规的行为应有所区别。

  其中第四十一条“按假药论处”,这种说法违背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很有些指鹿为马的蛮横,仅仅是手续不全就要背上做假药的恶名,有损法的严肃性,也易留下过大的寻租空间,建议删除。

  18、草案第四十四条鉴于本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已经有多处不符,而本法具有明显的改进,建议本条对这两法不必特别提出。

  中医药多年来的衰落,与法律法规的不当密切相关。大家热切盼望能有一部为中医药松绑、为中医药复兴提供良好条件和可靠保障的好法。原来偏得太远了,现在完全纠正过来确有难度。尽管如此,我们仍希望不要留下太多的“尾巴”和遗憾。

  来源:经济参考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国社科院建言:中医药如何才能立一部“好法”
下一篇:北京市人大刘维林谈居家养老服务条例实施的五大不足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